影视媒体Movie

影视媒体
影视媒体
影视媒体

科幻巨作《三体》电视剧要来了 豪华阵容引期待

  《三体》是刘慈欣创作的长篇科幻小说系列,有很多忠实粉丝热切期待《三体》能以影视化的形式呈现。6月21日,粉丝们欣喜地发现,在微博上,沉寂了一段时间的“三体电视剧”官方号发布了一连串信息,包括“命运投影”版海报、角色简介、演员阵容、尘埃版预告等。腾讯视频官方微博也在“2022鹅厂大剧片单”中列出了《三体》,这被认为是《三体》电视剧将在年内播出的信号。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马燕   “命运投影”版海报充满巧思 尘埃版预告首次曝光名场面   在腾讯视频官方微博发布的“2022鹅厂大剧片单”中,“官宣”了一组《三体》电视剧中人物角色的“命运投影”版海报。海报中,包括张鲁一[微博]饰演的汪淼,于和伟饰演的史强,陈瑾饰演的叶文洁(老年),王子文饰演的叶文洁(青年),林永健[微博]饰演的常伟思,李小冉[微博]饰演的申玉菲,王传君饰演的丁仪,何杜鹃饰演的杨冬,涂松岩[微博]饰演的杨卫宁。   海报设计充满巧思。红蓝光影交叠不仅充满了科幻感,还在每个人脸上交汇出独特的“角色符号”:汪淼脸上映出的是幽灵倒计时,史强脸上的斜线代表着古筝行动的飞刃;老年叶文洁脸上映出了关键的16分42秒,而青年叶文洁眼间则是一道寓意“触发”的光芒……每一处光影投射都在隐晦地讲述着他们各自的故事。   从尘埃版预告片中则可以看出,《三体》中农场主假说、幽灵倒计时、“三体游戏”等原著经典元素首次亮相,引发网友讨论。   豪华阵容引发期待 网友呼吁“速速定档”   《三体》是刘慈欣创作的长篇科幻小说系列,由《三体》《三体2:黑暗森林》《三体3:死神永生》组成,第一部于2006年5月起在《科幻世界》杂志上连载,第二部于2008年5月首次出版,第三部则于2010年11月出版。   作品讲述了地球人类文明和三体文明的信息交流、生死搏杀及两个文明在宇宙中的兴衰历程。第一部经过刘宇昆翻译后获得了第73届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为亚洲首次获奖。   一直以来,对于《三体》的影视化改编,粉丝们堪称既期待,又担心。既希望早日看到,又担心拍不好,相当纠结。6月21日,“命运投影”版海报、演员角色和预告片刷屏后,网友们对“豪华阵容”充满了期待。   “看张鲁一演有感觉”“老年叶文洁出现的那一刻,我头皮麻了”……网友喊话腾讯“鹅,这么好的小说,这么多好演员,你又这么有钱,能不能支棱一次”,还有不少网友呼吁“速速定档”。   游族网络跟《三体》的影视化有着紧密联系。资料显示,《三体》的剧集版权由三体宇宙所掌握,其是从上市公司游族网络的关联方游族影业而来。三体宇宙是游族影业的内部孵化团队,专注于三体IP系统开发。   慈文传媒也是三体概念股。前期《三体》剧集拍摄由慈文传媒主导,但2020年8月,该剧的制作方由慈文传媒变更为灵河文化。
娱乐Hua编
2022-06-24

白鹿:希望自己永远对当演员保持新鲜感

  新快报讯 记者梁燕芬报道 主旋律剧《警察荣誉》日前在央视收官,“90后”演员白鹿在剧中出演实习警花,表现颇让观众认可。白鹿表示,这部戏让她对自己的认知更打开了一些,“让我以后走的路可能更广一些”。   《警察荣誉》讲述了四位见习警员在“警情高发”的平陵市八里河派出所历经的各类案件洗礼,并在老警察的言传身教下迅速成长,最终成为合格的人民警察的故事。其中,白鹿出演四位见习警员中的夏洁,在她看来,这个角色跟自己以往饰演的那些角色都不太一样,很有挑战性,“这个女孩非常坚强、稳重、成熟、隐忍、独立,当她认定一件事情的时候,就一定要把它做好。”白鹿说,出演夏洁不太好加自己个人的东西,也不太好即兴发挥,“她的人物性格就立在那里,因为她的身世和经历都比较特别,所以前期肯定是有些压抑的。我刚开始演她的时候,一直在跟自己内心的那个我在斗争、在别扭,后来慢慢才好了。”   剧集的一大亮点是“师徒之间的你来我往”,白鹿表示,剧中几对师徒的关系,一开始是磨合,然后解开误会,最后是信任和成长,“师傅就像一个保护伞,同时也催促着夏洁前进。”戏外,白鹿也直言收获很多,“前辈们都非常乐于把他们演戏以及生活的经验跟我们年轻演员讲。”她笑言,想不到宁理[微博]是一个非常健谈的人,“可能大家对他的印象就是他老演坏人,其实他很爱跟我们年轻人讲话,分享很多他之前的经验。”而另一位前辈王景春也让白鹿觉得反差大,“第一天开机仪式见到他的时候,觉得他蛮严肃的。后来接触下来,发现他是一个特别爱开玩笑的人,现场最能活跃气氛的就是他。”此外,白鹿还爆料,厨技了得的张若昀会经常做各种面食、羊排等投喂大家。   演完《警察荣誉》,白鹿直言,通过剧中一个又一个案件的积累,自己一步步意识到警察的意义,“当你穿上警服,你就要保护老百姓的安全。老百姓因为有人民警察在,也有了安全保障。希望大家真的能多理解基层民警,多多尊敬他们,他们真的在做很多事情。”谈及演员这个职业,白鹿表示,希望自己永远对这个职业保持新鲜感,“只有这样,才能每次拿到新角色的时候全新投入其中。大家觉得我共情能力强,是因为我真的进去角色了,我不是在演她,而是在过她的人生,只有这样,才能让观众相信我就是这个角色。”
娱乐Hua编
2022-06-24

柳岩:“拼命”不是负担 而是一种理所当然

  新快报讯 记者梁燕芬报道 刘亦菲、陈晓、林允[微博]和柳岩主演的古装剧《梦华录》目前正在热播,该剧播出后颇受好评,更成为近年来少见的古装高分口碑剧。柳岩在剧中出演“拼命三娘”,她直言,仿佛碰见另一个自己。   “每个人身边都有一个孙三娘”   《梦华录》改编自元代关汉卿的杂剧《赵盼儿风月救风尘》,原作讲风尘女宋引章与安秀才相恋并定下婚约,不想花花公子周舍用计骗得宋引章,婚后又对其施以家暴。同样出身风尘的赵盼儿巧用风月手段,帮宋引章从周舍手中骗得休书,成功解救好姐妹。而《梦华录》以此为基础作了不少改编,重点放在讲述赵盼儿、琵琶名手宋引章、厨娘孙三娘三个女人经历各种困境,携手勇闯汴京,并在皇城司指挥使顾千帆的帮助下,最终姐妹齐心,通过自己的努力将永安楼变成汴京最大茶楼的故事。其中,柳岩出演厨娘孙三娘,因为婚姻生活不幸导致落水自杀,被赵盼儿所救,之后成为了永安楼的主厨,她厨艺精湛,心灵手巧,馔美刀快。   柳岩当初刚拿到这个角色,便觉得与角色有很多共鸣的地方,“我们都属于‘漂一族’,她是汴京漂,我是北京漂。我们有挺多相似的地方,比如都挺有力气,都敢做敢当,也可为姐妹两肋插刀在所不辞。所以我比较容易代入孙三娘这个角色。”不过,她谦虚笑言,比起孙三娘,自己就是一个普通的演员,没有什么特殊的技能,没有孙三娘那样有本事。同时,在柳岩看来,孙三娘就是大家身边“很亲切的姐姐”那样的存在,力大无穷,永远挡在危难之前,是姐妹们坚强的后盾,“几乎每个人身边都有一个孙三娘,你有事儿了,她真帮你顶事。你需要帮助了,她也是第一个为你筹谋策划的人。”   柳岩认为,其实孙三娘经历了从传统的古代女性到独立、有底气的现代女性的转变,“在那样时代背景下,女人很难靠自己的力量去做出一番事业的,女人还得依靠男人,当她的希望破裂,丈夫儿子都不要自己,完全崩溃绝望之后,她只能凤凰涅槃,自己重新活过,凭着自己的一身本事,和姐妹们共同合力创业,做成了汴京最大的酒楼,照理说,在那个年代,她的婚姻是要经过儿子同意的,可是三娘训子的时候,说,’初嫁由父母,再嫁由己身,就算你是我的儿子,也不可以干涉我婚姻的选择。’她的价值观发生了巨大改变,这一刻真的是三娘的高光时刻,我都替她高兴。”   “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怎能不拼命”   与孙三娘一样,生活中的柳岩也有“拼命三娘”之称。从主持人到演员,一路走来,柳岩靠着拼劲挣下了在演艺圈的一席之地,“我不会心疼自己。我和三娘一样,都非常珍惜自己工作的机会。你的工作成就来自于你的努力,这是成正比的。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为什么不拼命呢?在我和三娘看来,拼命不是一种负担,而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当然,除了拼命,柳岩认为,不要做自己不擅长的事情,不要那么拧巴,要做自己乐意和擅长的事情。而且,适当的“放弃”和“坚持”也是很重要的,“如果你一定要做自己不擅长但又钟爱的事情,也可以不放弃,因为只要坚持和努力,事情一定会发生好的转变的。但是,那个结果可能不是你最终想要的那样,你能接受这个落差就好了。”   此外,谈及与刘亦菲和陈晓的合作,柳岩表示,跟他们对戏的第一天起,她感觉两人就已经是剧中人物了,“我觉得刘亦菲就是赵盼儿,陈晓就是顾千帆。”她更透露,跟刘亦菲、陈晓相处,越处越愉快,越处越放松和亲切。其实早在电影《四大名捕》柳岩和刘亦菲合作过但是没有对手戏,“那时在休息间遇到她,她先开口打招呼。以前觉得她比较高冷,但是后来觉得她特别可爱。合作《梦华录》之后,发现她不仅可爱,简直就是一个铁憨憨和‘十万个为什么’,萌萌哒的宝藏女孩。”而陈晓也让柳岩印象非常好,“在不熟悉或者不舒服的环境下,他是不愿意多说话的那种人。但是其实他特别直。跟他说话你会觉得很轻松,因为他没有那么多绕绕弯弯。”
娱乐Hua编
2022-06-24

林允:《梦华录》三姐妹戏外感情也很好

林允在《梦华录》中饰演宋引章。 剧中的宋引章、赵盼儿和孙三娘感情笃深。   热播剧《梦华录》中,林允[微博]饰演的宋引章在“三姐妹”中年纪最小,心思也简单。除了上心琵琶技艺,她对其他事情感知都比较迟钝,对救过自己的顾千帆(陈晓饰)有好感,却一直没看出来他与赵盼儿(刘亦菲饰)的情侣关系。也有观众担心宋引章的这份“好感”,后期会导致她们姐妹反目。林允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宋引章并没有爱上顾千帆,因感激而产生的好感只停留在她的心理活动层面,也不会导致“姐妹反目”。戏外林允跟刘亦菲、柳岩以前就认识,通过演《梦华录》“三姐妹”更熟悉了,该剧开播后的一大乐趣就是在剧组微信群里互相斗表情包。   感情:对顾千帆的好感止于内心   林允表示,宋引章勇敢、不服输的性格,以及后期她的独立与成熟都很吸引人。在她看来,宋引章在《梦华录》里刚出场的时候还是一个不成熟的小女生,会冲动地做出一些不理智的决定。但同时她也是一个很勇敢的人,会努力地和不公的命运抗争。后来宋引章经历了被人欺骗等一系列坎坷之后,逐渐变得成熟和清醒,明白了凡事还是要靠自己,最终成长为一个成熟、独立但依旧勇敢的人。   宋引章一开始被周舍欺骗,赵盼儿为了救她险些被意图包庇周舍的县令施以杖刑。顾千帆赶来救了赵盼儿,也顺便救下了宋引章,她由此对顾千帆一直抱有好感。近期播出的剧情里,她发现赵盼儿早就跟顾千帆好了却一直没告诉她,离家出走了。不少网友开始讨论宋引章会不会黑化,姐妹会不会为情反目?林允替宋引章澄清:“没有反目成仇,也没有爱上顾千帆!宋引章因为感激之情一直对顾千帆默默地有好感,主要都是她自己的心理活动,并没有在明面上表达过这种好感。”   角色:江南第一琵琶手宋引章的成长   宋引章是江南第一琵琶手,在剧中有过多次技惊四座的表演,尤其在萧府夜宴上一曲《凉州》还获得柯相“风骨”的题字。林允接演这个角色后,提前去找了专门的琵琶老师学习弹琵琶,而且学习的还是南音琵琶。被问起演弹奏琵琶的戏份需要格外注意什么,她表示:“因为是横抱琵琶,首先肯定要注意抱姿,要抱对了;其次还有弹奏方法以及演奏技巧,我在片场弹奏的时候是根据现场播放的曲子去弹的;另外就是整个人的仪态,古装剧对演员的整个人的仪态要求是比较高的,表演时除了要注意琵琶抱的姿势是对的,还要格外注意自己的坐姿。”   《梦华录》里宋引章和张好好是处境相似的两位女性角色,她们都隶属于东京教坊司,一个是琵琶高手,一个歌喉出众。遇到张好好之后,宋引章为当时充满迷茫的内心找到了方向,两个人仿佛都能从对方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有网友评价说,宋引章和张好好是“相逢恨晚”的乐坛知己。在林允看来,两人更多的还是“同是天涯沦落人”之间的惺惺相惜。   宋引章的琵琶技艺一流,“感情”上却识人不明。开播之后,有观众觉得宋引章被骗的剧情看了会让人生气,当问到林允怎么看待网友的这些评论时,她说:“因为宋引章一心扑在琵琶上,对人情世故不太懂,为了脱籍也吃了一些亏,不过还是希望大家可以包容她一点,后期会有很多改变的。”   姐妹:收工后互相安利好用的东西   《梦华录》“三姐妹”里,宋引章年纪最小,赵盼儿和孙三娘对她多有照顾和宠爱。顾千帆甚至跟赵盼儿开玩笑说,她对待宋引章像是养了个女儿。当宋引章闹脾气的时候,三娘会跟她讲道理,不惯着她。而在林允看来,三姐妹的关系和感情都是非常好的,互相之间没有区别对待。“只是因为性格不同,彼此之间的相处模式可能会有一些区别。比如引章对盼儿可能就是像对亲姐姐那样的尊重,和三娘之间有时候就会有一些拌嘴打闹,但关系和感情都是一样的。”   事实上,三位“娘子”戏里戏外的关系都很不错。林允透露,她和刘亦菲、柳岩其实在很早以前就认识,平时也会私下约饭聊天。这次能有机会聚在一起拍《梦华录》,她尤其开心,觉得能跟两位姐姐一起合作是自己的荣幸。而且整个《梦华录》剧组关系都很好,相处的气氛很融洽。“拍戏的时候大家收工后会在微信群里聊天,互相安利一些好用的东西。现在剧开播之后,大家就喜欢在群里互相斗表情包。”   新京报记者 杨莲洁
娱乐Hua编
2022-06-24

张晓谦:上部戏受伤让我意外找到杜长风的肢体感觉

张晓谦饰演汴京书院夫子杜长风。 杜长风在剧中使用叆叇   当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中的盛长枫摇身一变,在《梦华录》中成了杜长风。网友们调侃这简直就是梦幻联动,而饰演这两个角色的演员张晓谦[微博]也笑称:自己确实和这个名字有缘分。   《梦华录》讲述了赵盼儿、宋引章、孙三娘三个女人携手勇闯汴京,并在皇城司指挥使顾千帆的帮助下,最终姐妹齐心,通过自己的努力将永安楼变成汴京最大茶楼的故事 。剧中,张晓谦饰演的杜长风是汴京书院的夫子,一生都在读书,但他刚一出场时并不讨喜,张晓谦一度很担心,到底能不能让大家接受后期变得可爱的杜长风,“好在现在大家都很喜欢他和三娘(柳岩饰)这条线,我也算是放心了。”张晓谦说:“其实杜长风没有坏心眼,他就是有点傻。”   看到道具名字有“学问”,决定往喜剧方向演   看了《梦华录》的剧本,张晓谦也感慨自己和“长风”发音的角色还真是有缘,此前他曾在同样为宋朝背景的电视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中出演纨绔少爷盛长枫。而《梦华录》剧本中的杜长风同样吸引了张晓谦,“刚出场的时候,杜长风的词儿特别多,而且都是引经据典的,很正式,我一度觉得这是一个特别正的古装剧。”后来张晓谦看到自己叆叇(眼镜)的名字——吐火罗七宝雪山龙牙琉璃水晶叆叇,他一下觉得原来这是个喜剧。   其实,这部剧在创作的阶段,杜长风的基调也没有完全定在喜剧感上,张晓谦从中捕捉到了这个角色喜剧的基因后,和导演一合计,大家最终决定:杜长风还是很有喜剧天赋的人物。而这个发挥的角度,也正是吸引张晓谦的重要因素,“我发现我这两年对喜剧角色还挺有兴趣的。”张晓谦说。   剧本中,杜长风最大的特点就是:看不清东西,看什么都要往前凑。这些让张晓谦一下就想到了大学宿舍里的同学和好友,“我大学宿舍6个人,有3个人都是800度以上的近视。晚上他们在床上看手机,都得离得非常近。”而这些特点和元素也被张晓谦合理运用到了杜长风的身上。剧中,杜长风也经常会因为眼神不济,看不清东西而摔跤,这些也都是他和导演商量之后加入的细节。   身体受伤,拍摔跟头戏挺有难度   《梦华录》开播后,很多熟悉张晓谦的网友都发现他好像胖了不少,张晓谦也在很多采访中澄清了,自己并非刻意增肥,而是因为拍上一部戏时身体受伤,拍《梦华录》的时候还处于带伤状态,白天拍戏,不拍戏的时候都要躺着静养。   原本张晓谦在接演这个角色的时候,想着一个夫子应该不会有动作戏,没想到“眼神不好”的杜长风,虽然在剧中没有武打的戏份,却实实在在地经常摔跟头,走路跌跌撞撞,还被人扔进了水里。“有时候是绊一跤或者直接飞扑出去,要不然就是掉河里,后来还有从船上往岸上跳这种戏,这种动作幅度小了,又没有那个效果,对于当时的我来说,确实很困难。”张晓谦说。   杜长风有一场重头戏,就是第一次见三娘时,被三娘扔进了水里。张晓谦说原剧本中,这场戏是把他绑在门板上再扔进水里,让他在水上漂着,后来一方面觉得过于复杂,而且他的腰确实也坚持不住,最终导演还是决定直接下水,“那场戏下水时翻了几个跟头是替身拍的,后来是把我吊起来几米,自由落体到水里都是我自己拍的。”张晓谦说。   不过真实的身体状况也让张晓谦更自如地找到了杜长风的肢体节奏,“我上一个戏是摔了腰,当时左腿没有知觉,而且已经有点萎缩了,走路就要小心翼翼的。”而这样的状态,又恰好符合了杜长风看不见路,走路小心翼翼的样子。   一直担心观众讨厌杜长风   身体上的不便,张晓谦觉得这不算什么,最难的是如何让杜长风从一开始的“不招人待见”,到后来和三娘在一起,扭转观众对自己的印象。“我刚拿到剧本的时候还跟我经纪人聊,我说杜长风一出场就得被骂死。”果然不出张晓谦所料,杜长风被扔下水后,观众跑到他微博下面扎堆吐槽。   好在伴随后面的剧情,现在观众还是很认可他和三娘的感情走向,张晓谦也算是稍微放下心来了。“当时拍的时候,我尽量让他喜剧化一些,我觉得这样可能大家会对他有所宽容和接受。”   最喜欢和三娘“买猪肝”戏份   张晓谦最喜欢的一场戏就是前不久刚刚播出的,三娘在书院替他打抱不平后坐船离开,他在岸上追着三娘,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后来又在码头买了猪肝。“我看好多网友也在说大家也都很喜欢那场戏,我觉得这场戏特别有意思的是,一句关于爱情的台词都没有,但是处处都透着暧昧的感觉。”   张晓谦说,原本这两场戏是一整场,后来被导演拆成了两场,还分了两天拍,刚开始张晓谦不明白导演的用意,后来看到剪完播出的成片,张晓谦感慨于导演精妙的设计和想法。   和剧中很多男演员一样,张晓谦也很开心这次能和刘亦菲一起拍戏,在拍戏的片场,刘亦菲还经常会关心张晓谦的腰伤,“菲姐(刘亦菲)会跟我说,应该找什么样的大夫,怎么保护等,她真的是一个特别好的人。”   到现在为止,《梦华录》的几位主演也经常在他们组建的群里互动,大家会互发表情包和小动图,“我现在自己常用的就是池衙内的表情包,我觉得他几乎每一场戏都会被截出表情包,而且这些表情都很有意思,也很好用。”张晓谦笑着说。   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娱乐Hua编
2022-06-24

《破事精英》导演:想不出比李佳航更合适的人选

[微博]扮演胡强,但弹幕里很多观众都在叫他《爱情公寓》里角色的名字——张伟。" data-link="" data-user-action="superEditor:addImage" data-user-action-time="2022-06-24 16:59:16">李佳航扮演胡强,但弹幕里很多观众都在叫他《爱情公寓》里角色的名字——张伟。   由《爱情公寓》导演韦正[微博]执导,韦正、邹杰编剧,李佳航主演的《破事精英》正在热播中,剧中描绘了在公司不受重视的“迫事部”一群性格各异的员工,在职场中经历的一系列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日前,韦正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创作《破事精英》最大的困难是,如何才能兼顾真实和好笑,因为《破事精英》是一个现实设定,不像他执导过的《爱情公寓》是架空设定,“不好笑,肯定不行;好笑,但职场根本不是这样说话的,也不行。所以我们做了大量的努力,希望它是一部能让人同时看笑和看哭的戏,这是一种很魔性的气质。”   初衷:想拍一部解压又励志的喜剧片   《破事精英》中,在公司糊了十年标语的胡强被“转岗”,成为了“迫事部”的经理,下属却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程序员欧阳莫菲不服管教,设计师苏克杰整日被工作折磨,文案庞小白心灵脆弱受不得委屈,还有鸡血销售唐海星、热衷八卦的秘书金若愚、未经社会毒打的实习生沙乐乐。几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员工凑到了一个部门,其他部门不愿意做的工作,都丢给了他们,“迫事部”变成了“破事部”。对于为何选择职场题材,韦正坦言,他想拍一部能反映当下普通人生存状态,解压又励志的喜剧片。“另一个原因,我希望新作和前作(《爱情公寓》)完全区分开,不要雷同。所以我们将宅在家里的时间反过来,剩下的自然就是上班时间。”   谈及创作《破事精英》的初衷,韦正表示,想做一部大家都没见过的新型喜剧片,包括形式、内容、主题的创新,如第五集《虚拟伴侣》是电视剧中第一次用输入指令的方式来决定剧情走向的互动尝试;第八集《口是心非帽》用一顶可以测谎的帽子,来展开对职场谎言的吐槽与思考;第十集《一切为了流量》更是犀利地批评流量至上的媒体生态,《破事精英》将这些电视剧很少触碰的话题,通过丰富多彩的创意形式呈现给观众。   主题:拍职场题材是因为大家都长大了   当那些看着《爱情公寓》长大的观众开始进入职场时,有网友说,《破事精英》是给《爱情公寓》长大的观众进入职场看的。对此,韦正表示,“观众在长大,我们也在长大。”韦正坦言,换十几年前,他自己也无法驾驭现在的职场题材,现在能拍,是因为大家都长大了,所以这是一件顺其自然的事。“不仅我们陪伴观众,观众也在陪伴我们。《破事精英》埋了一些《爱情公寓5》的彩蛋,让老朋友有亲切感,新朋友也不影响观看。”   据韦正介绍,剧组核心主创团队都有不短的上班经历,剧组几百号人,也有很多类似职场的地方。很多灵感确实来源于自己的经历,也采访了不同类型公司的员工。“另外我每周工作100小时,我自己就是一个上班族,上班族的心情多少能懂。”   韦正提到,《破事精英》里有很多讽刺现实的情节,比如领导随手发在公司内部论坛的一首小诗,直接导致“迫事部”的几个人熬了两个通宵,在小诗的评论区留下了数千条“走心”感悟;员工被领导骂出了心病,获得解脱的方式是通过和别人比惨,每个人都在这场比惨大会中与自己和解,重获新生。在韦正看来,描写这些不合理的扭曲现象,并不代表创作者认同或宣扬它们,“角色行为并不总是‘正确’的,希望大家正确甄别。而且《破事精英》每一集都有自己的主题,建议大家多看几集,就像开盲盒。”   演员:李佳航为这个角色牺牲了英俊潇洒的外形   剧中,李佳航扮演的主人公胡强在公司一直老实本分,本着“小螺丝,大作为”的精神,兢兢业业为公司刷了十年标语,终获升职,却站在了随时被裁的边缘,被调到了无人接管的“迫事部”。对于“胡强”这个人物的创作,韦正表示,“可能你我都是胡强”,胡强就是一个始终处于“被裁边缘”的人物。“突然被扔出原来的舒适区,为生活所迫。他必须去改变,去学习,让自己更强,去适应这个世界,不然就会被淘汰。”   继《爱情公寓》之后,再次和李佳航合作,韦正表示,这次李佳航仍然给了他巨大的惊喜。“为了这个角色,他牺牲了英俊潇洒的外形,扮演一个人到中年的失败上班族,比《爱情公寓》中他饰演的张伟还要倒霉的底层小经理,我觉得他完全演活了这个人物,这种好笑又辛酸的感觉,我也想不出比他更合适的人选。”韦正说,在自己心中,李佳航是目前国内最好的喜剧男演员。“他和胡强最大的相似之处我觉得是‘焦虑感’。自从他演了胡强,就越发焦虑了,入戏太深,我有责任。”   ——对话——   会坚持做喜剧,因为给人快乐是件高尚的事   新京报:情景喜剧近年来逐渐淡出了大家的视线,数量上也大大减少,作为业内的创作者,在你看来,这是什么原因?   韦正:喜剧就是很难,它和其他类型剧完全是两种东西。一个很好的正剧导演未必会拍喜剧,演员也一样。体系不一样,术业有专攻。喜剧需要出其不意,有层出不穷的点子,这就注定了喜剧的产能提升是非常困难的,它剧本没法量产,质量完全依赖于创作者的创作能力、审美和节操。然后大家还总觉得这东西不上档次,也捧不出顶流,变现慢,周期还长,性价比这么低,自然做的人就越来越少。没有喜剧,自然喜剧演员也就改行了,反过来拍喜剧的就更少了,因为没有演员,这是个恶性循环。   我会坚持做喜剧,因为给人带来快乐是件高尚的事,它有意义,能给世界带来价值,以及我恰好还会一些。我对喜剧创作还是有使命感的,我希望自己能让整个喜剧产业变好一点点,如果能经我手帮助一批新的年轻喜剧演员,我也会很开心,我愿意为之奋斗。   新京报记者 刘玮
娱乐Hua编
2022-0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