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永小百合新片亮相北影节 与导演聊电影幕后故事

2021-09-22
23
吉永小百合吉永小百合
成岛出导演、吉永小百合成岛出导演、吉永小百合

   2021年第十一届北京国际电影节于9月21日开幕,此次也有诸多国内外电影在这里进行展映。其中值得关注的一部是日本著名女演员吉永小百合主演的电影《生命的停车场》。这部电影已经在日本上映,获得了非常好的口碑和票房,此次也是首次跟中国观众见面。

  我们采访到了电影主演吉永小百合与导演成岛出,一起走进这部温馨作品的背后故事。

  Q:首先想问一下导演这次《生命的停车场》的创作背景?

  成岛出:我和吉永小百合老师的第一次合作电影是《不可思议的海岸物语》,在这之前我拍过一部电影叫《孤高的手术刀》,吉永小百合老师有看过,她就跟我说她想演医生,但是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角色,找了10年左右了,我终于找到了合适她的作品,也就是《生命的停车场》的同名原作。我觉得吉永小百合老师应该会喜欢,也很适合这个角色,这就是此次企划的开端。

  Q:关于临终关怀,导演有做过事前调查吗?

  成岛出:是的,这在日本中国等大多数国家都是一个很严峻的问题,在思考如何让大家能有一个快乐的晚年时,不管怎样,医疗都占了很重要的部分。日本近年家庭医疗有着飞速的发展,希望通过这部电影,在如何拥有一个快乐的临终期上给大家带来新的灵感,这是我读完原作后的感想,同时也很高兴能邀请到吉永小百合老师来出演这个家庭医生的角色。

  Q:吉永小百合老师您听到这个企划时,有什么想法吗?

  吉永:我看了导演拍的《孤高的手术刀》后,就跟导演说自己很想演一次医生,我想象的是在《孤高的手术刀》中的那种外科医生的角色,但这次的角色虽然是外科医生,但是是从急诊医生转职成家庭医生的一个角色,这之间的心情转换很难诠释,所以一开始我还是很担心的。但是尝试了之后我了解到对家庭医生来说心理关怀是很重要的,通过这个来加深与病人之间的羁绊,虽然刚开始不是很顺利,但随着故事的发展,在表演的同时也让我接触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Q:写剧本是有遇到什么困难吗?

  成岛出:不能说是困难吧。我觉得最有趣的地方,当然临终关怀是一个方面,还有一个方面是吉永小百合老师演的主角在东京是顶级的急诊医生,回到金泽后第一次接触家庭医疗,这个成长的过程是我很在意的点,人只要活着不管几岁都是可以进步的,我也希望把这种可能性传达给大家,这也是这部作品的一大主题,在不断的成长过程中,再加入给父亲,小女孩送终的经历,这是我从写剧本是就开始计划的电影构造。

  Q:吉永小百合老师,您读了剧本以后感觉怎么样?

  吉永:很难演啊。如何来表现才好,在没有行为表现的情况下,如果不用心去演绎的话会很虚假,又因为在特殊时期,也没办法在医院接受医疗执导。不过,这次医生们来到了拍摄现场,非常仔细地指导着我各个方面,像急诊的处理方式,在宅医疗的测血压方式,测含氧量方式包括打针的方式全部都有教我,真的很感谢大家,如果医生们没来的话,又去不了医院,看网上的视频也都是不懂的地方,在这方面真的很谢谢大家。

  Q:吉永老师有和导演商量过剧本吗?

  吉永:这次最难的地方是,因为刚开始读剧本时疫情还没有开始,所以关于如何为父亲送终这段剧情的表现非常难,我也是困扰了很久,和导演讨论了很多。

  成岛出:因为发生疫情后,突然多了很多无法为自己重要的人送别的事,每天新闻报纸都是报道今天的死亡人数,好像回到了战争时期一样。一开始关于主角为父亲选择安乐死这段故事上我想表现的更激烈一些,但是在疫情阴影的笼罩下电影公映的话,应该如何表现我真的也是犹豫了很久。

  Q:导演也有斗病经历,这对剧本产生影响了吗?

  成岛出:我当时在築地的癌症中心接受治疗,当时吉永小百合老师来看望我还送了我护身符,跟我说一定要战胜病魔回归片场,那对我来说比任何抗癌药都有用。剧本方面的话,最后有一个黎明的镜头,那是我在斗病过程中想到的,当时还不知道能不能得救,晚上在医院睡不着觉,看着窗外築地的彩虹桥,太阳慢慢的爬上来,真的非常漂亮。在自己生死未知的情况下看到了这样的景色,像是被净化了一样,我留下来眼泪,不是喜悦或者悲伤的眼泪,就很自然的流了下来,真的太漂亮了。所以这次完成剧本的过程中,也希望咲和子能看到这样的黎明。

  Q:吉永老师觉得导演的映像表现怎么样?

  吉永:刚刚是我第一次听到关于最后一个镜头的故事,真的很直击心灵,当时元花样滑冰选手的浅田真央看了这部作品后就有说,这部电影的主题在最后一个镜头中完全表现出来了,说明真的很好的传递给了观众,我也被她的的感想给震撼到了。

  Q:演医生的感受怎么样?

  吉永:真的太难了,不知道如何是好。希望通过这部电影能让大家感受到家庭医疗的重要性,大家都是全心全意为病人着想的,我虽然还没有生过什么大病,有很多不知道的东西,万一以后生病了希望也能遇到这样的家庭医生。

  Q:第二次和吉永老师合作,感觉怎么样?

  成岛出:因为这次是在疫情中进行的拍摄,所以还是遇到不少困难的。一直以来我都是试拍很多条,确定了真正想要的以后,才开始正式拍摄的,但这次的话演员都带着口罩,用遮面的话灯光又会影响,所以没法试拍,一旦流程确定了,就马上正式拍摄了。吉永小百合老师有很多镜头台词很长,因为不能试拍,这能一开始试演一些走个流程,但每次吉永小百合老师的台词都很完美,铃酱和桃李君等大家看到了这个情况都觉得自己不能NG,所以虽然在疫情下拍摄很辛苦,说真的我不想再这样了,但多亏了吉永小百合老师在那里坐镇,大家集中力都很高,大多都是一条过。

  吉永:我相信这部作品会一直留在日本的电影史上, 片场的紧张感也是我至今为止从未体验过的,因为大家都秉持着绝对不能在剧组出现感染者的原则,所以非常遵守规则,这样的情况下,紧张感反而起了好的作用,大家都尽量一条过,一下都集中起来了,所以这方面来说是很珍贵的体验。

  Q:请谈谈关于影片中的广濑铃和松板桃李

  成岛出:两位都很优秀。他们需要配合吉永老师和西田敏行老师的表演节奏,这应该和他们如今的表演方式不太一样,但他们完全没有自我主张,很尊敬前辈,这对他们这个年龄段的演员来说很难得。我和吉永小百合老师也聊到过,希望他们能渐渐转型成电影人,在日本的电影产业中发光发热,真的都是逸才。

  吉永:是我很期待的事,每天都很激动,有很多设定很难镜头,他们都是毫无怨言的从心底来演绎的,这对我这个演了几十年电影的人来说都是很新鲜的,我十分珍惜当时的那份心情。

  Q:请谈谈这次西田敏行老师的出演

  成岛出:西田老师的话,他的《天国车站》等作品我都有看,我是他的粉丝,他也是我的大前辈,一直想和他合作。影片中有一个场景,我能拍到真的非常幸运。真的因为是西田老师和吉永老师才能演出那个感觉,很出乎我的意料,虽然剧本上写着会发生什么,但是片场的表演已经超越了这个范畴,真的很感谢,让我有了自己是在拍电影的实感。

  吉永:从前我就有收到过中国观众看了《天国车站》的信,我很高兴,当时我们都很年轻,在雪地里一起玩耍,现在的话大家都到了中高年,能以这样的形式再次合作真的很棒,西田的话身体也会有些问题,希望他能好好照顾自己,在未来的日子里拍摄更多优秀的作品。

  Q:影片中出现的诊疗所可以说是作品最重要的配角之一

  吉永:一开始我也觉得怎么是这样的一个地方,但是渐渐的我感受到了温暖,正是这样的地方才有生活气息,拍摄的时候不是会用烟雾来制造效果嘛,我们的场景也采取了类似的方式,但是真的很好的展现了以前那种柔和温馨的氛围。

  成岛出:这是我和摄影师相马,还有照明师佐藤一起合作创造出来的氛围,这次的目标是富有古味的,1960年代的光线和照明,用了很多老式的照明方式,但是以前的话,想要拍摄这样的感觉要费很多的功夫,现在的话摄像机等都进步了,稍微努力一下就能等到差不多的效果,所以这次大家一起合作创造了这样一个比较怀旧,令人怀念的空间。

  Q:本片在日本上映后,反响非常不错,请两位谈谈本片想传达给观众的信息

  吉永:该如何选择自己的生存方式。虽然这部电影中有很多人过世,但是是一部想让大家思考自己生存态度的电影,我自己也是,因为拍了这部作品,我第一次开始思考我以后想要以怎样的样子活着,看了这部作品的观众,也有很多人写了这样的信给我,所以希望也能给大家一些感触。

  成岛出:这次的原作包含了很多主题,像医疗问题,安乐死问题,我认为其中很重要的一个主题是刚刚提到的《好地方》,现在社会在渐渐的分裂,老龄化问题越来越深刻,人与人之间可能无法很好的交流。我住在大久保,那里有很多中国人,我经常去的一家中餐厅老板非常喜欢这部电影,看了好几遍,我的作品他都有看,他觉得这部最好,感受到了我想传达的信息。

  其实,我一直觉得我们日本和中国,韩国的大家都相处的非常和谐,在那家中餐厅,中国人韩国人,日本人大家的关系都很好,都是朋友。在电影上也是,大家能够相互传递想要传达的信息,通过这部电影能让大家感受到这点的话就好了。吉永小百合老师也是,很早之前就开始致力于反原爆,反战等问题,这次通过医疗这个主题希望能把这些传递给中国观众。

  Q:这次《生命的停车场》入围北京国际电影节,感觉怎么样

  吉永:非常开心能够以这样的形式入围第十次北京国际电影节,很幸福。1977年,中国度过了一段不能拍摄电影的时期。准备重新振兴电影产业时,我和木下惠介老师,仲代达矢等一起去了中国,在中国的摄影所和很多导演演员一起聊天,当时就觉得将来中国会拍很多优秀的电影,没想到真的不停的出了很多的优秀作品,感觉日本已经被超越了。这次在这样的情况下无法到现场参加北京电影节真的很遗憾,希望能够通过微博这个平台和中国的观众交流。

  成岛出:我真的很想去北京参加电影节。之前有提到的《孤高的手术刀》,当时也有参加中国的电影节,那时我也因为工作没能去成。我相信就中国对电影产业的重视程度来看,北京国际电影节在近几年里很有可能会发展成世界瞩目的电影节,真的很想去,非常遗憾。不过希望还能有机会,也希望有一天可以和中国共同拍摄吉永小百合老师主演的作品。

  在张艺谋,田壮壮开始拍电影的时候,我正好20岁左右,我受到了很大的刺激,也受了很多影响。田壮壮的话,当时在日活的摄影所进行过后期配音制作,当时还是有声电影必须来日本完成的时代,那时我有和他握过手,好像是《蓝风筝》这部作品,从那时开始我就收到中国电影很多的影响。此外,姜文导演的《鬼子来了》在中国没能公映,不过我认为,那应该是日本人拍的题材,但是中国人拍了!我真的能够感受到中国导演的力量,并受到了很多激励。

  吉永:中国电影的话,《那山,那人,那狗》我非常喜欢!是很久以前霍建起导演的作品。我还曾经策划着想和导演合作,当时说着要符合当下情况,无关战争的作品,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剧本,最后也没能合作非常遗憾。最近的话《春江水暖》,我今年看的,拍得真好。

  日本有很多文化都是有中国传入发展至今的,所以真的希望大家能够好好相处,特别是在文化面上,今后希望能有更多的交流。

  成岛出:二,三十年前和中国电影电影人的交流还是很多的,但是现在的话,不知道为什么交流反而减少了,我真心希望大家能够有更多的合作。像京都有很多中国游客,日本也有很多人去中国玩,希望电影也能像这样交流,吉永小百合老师也是,能有机会和中国的明星一起合拍电影的话,我真的会很高兴。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星星号外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相关推荐

时尚花边
相关推荐
相关推荐

为何税务部门要对经纪人张恒进行处罚?官方回应

郑爽、张恒   上海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前期在郑爽偷逃税案件检查过程中,发现张恒帮助郑爽偷逃税款并依法进行立案检查。目前,案件事实已经查清并依法作出处罚决定。上海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有关负责人就案件查处情况回答了记者提问。   1、为何税务部门要对经纪人张恒进行处罚?   答:《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实施细则》第九十三条规定:为纳税人、扣缴义务人非法提供银行账户、发票、证明或者其他方便,导致未缴、少缴税款或者骗取国家出口退税款的,税务机关除没收其违法所得外,可以处未缴、少缴或者骗取的税款1倍以下的罚款。税务部门检查发现,张恒作为郑爽参演《倩女幽魂》项目的经纪人,策划并操作了约定片酬的合同拆分、“掩护公司”设立等事宜,帮助郑爽逃避履行纳税义务,因此依法对其进行处罚。   2、张恒的违法事实有哪些?   答:2018年12月,张恒负责郑爽拍摄《倩女幽魂》的演艺合同签订、演出报酬和支付方式确定等事宜。张恒与制片方等共同商讨郑爽片酬的拆分及收款方式,策划具体操作细节,确定了1.6亿元的片酬数额及支付方案:即拆分为4800万元和1.12亿元两个部分,并对1.12亿元(实际取得1.08亿元)部分,双方商定由制片方对郑爽实际控制公司以“增资”的形式支付。之后,张恒与郑爽商定了设立收款公司、提供“增资”合同等事宜。在片酬支付过程中,张恒多次向制片方催款。张恒通过上述违法行为,掩盖“天价片酬”,帮助郑爽偷逃税款。   3、为什么对张恒处郑爽在《倩女幽魂》项目中所偷税款0.75倍的罚款?   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实施细则》第九十三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二条等规定,张恒通过策划组织、沟通接洽、具体操作等行为,帮助郑爽偷逃税款,影响恶劣,同时考虑张恒是郑爽偷逃税案件的举报人之一等有关情节,故依法对其处以郑爽在《倩女幽魂》项目中偷税额(4302.7万元)0.75倍的罚款,计3227万元。(央视)
娱乐Hua编
2021-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