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刘敏涛深蓝色马甲连衣裙知性简约 短发素颜露温柔笑容

2021-09-20
20
9月20日,上海,刘敏涛现身机场。她穿短发素颜戴口罩,穿深蓝色马甲连衣裙知性简约。(视觉中国/图)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星星号外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相关推荐

时尚花边
相关推荐
相关推荐

木村拓哉将出第二张专辑 平井大铃木京香提供词曲

木村拓哉资料图    据日本媒体Modelpress报道,人气男星木村拓哉将于2022年1月19日发行第二张专辑《Next Destination》,此前专辑已经宣布《MOJO DRIVE》、《MORNING DEW》两首歌曲由山下达郎作曲真岛昌利作词,此次又宣布了新的词曲提供人,包括糸井重里、Creepy Nuts、铃木京香(作家笔名:音叶)、平井大、Kj(Dragon Ash)和MAN WITH A MISSION,而且山下达郎作曲的还有一首《Good Luck, Good Time》,木村拓哉表示:“对于言出必行的大家只有感谢。”   糸井重里为专辑中歌曲《夜晚被清晨追赶》作词,这是一首祈祷新冠疫情尽快结束的歌曲。曾多次在各种节目自称木村拓哉粉丝的Creepy Nuts为他创作了《Yes, I’m》,这首歌可以说是木村拓哉的日剧史。曾与木村拓哉合作日剧《东京大饭店》的铃木京香为歌曲《beautiful morning》作词。   创作歌手平井大以“珍贵”为主题创作了歌曲《Beautiful Things》,Kj(Dragon Ash)根据木村拓哉的形象创作了轻松摇滚乐《OFF THE RIP》,MAN WITH A MISSION创作的《I’ll be there》从过往混沌中展望未来。另外,真岛昌利和山下达郎联手打造的歌曲《MOJO DRIVE》MV将于10月22日公开。   木村拓哉说:“平常跟朋友们聊天他们经常会说‘你要录新专辑我给你写曲子’、‘我给你写歌词’这样的话,这次制作第二张专辑向朋友们发出请求,他们爽快答应,所以才有了这么棒的作品,对于言出必行的大家我只有感谢,我真觉得自己很幸运。借用各位音乐人的视角,他们创作的乐曲来传达我当下的状态,很期待把这张专辑带给大家,请大家一定收下。”   铃木京香说:“我们一起拍戏的时候,木村拓哉就像船长一样带着我们向目的地前进,这次我写的感觉他就是我们去往新大地的船帆,在风中温柔地鼓起。”平井大说:“这首曲子是作为尊敬真心热爱大海并全力守护重要的人和事物的木村拓哉的个人创作的,这是对于即使弱小、恐惧失去让珍爱美好的升华,我觉得木村拓哉来唱会很帅,很期待这次可以实现我们的愿望。”(布布)
娱乐Hua编
2021-10-25

渡部健出轨后成无业游民 佐佐木希独自赚钱养家

         有两个演员,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她们是大众经常会放在一起讨论的——   杏、佐佐木希。   最近的日本娱乐圈几乎没什么大新闻,只有各路渣男出来蹦蹦跳跳,   这里面就包括了东出昌大。   上周,东出昌大被曝出新的恋情,自己被采访的时候坚决不肯认,   但是事务所方面替他承认了恋情,有传言说社长对这个新闻暴怒,   女方也不知道看上他哪里,对东出昌大非常包容,因为在她眼里他还是个“五岁小孩”,   得了吧,他哪是个五岁小孩,他是五岁小孩的爹啊!或者加上个定语,是一个干不出多少人事儿的五岁小孩的爹。   之前就有新闻说他一直拖欠孩子的抚养费,原因是他只打算给每个孩子每个月一万日元的抚养费,折合人民币559块钱,再考虑日本的物价水平,这个钱说是“打发叫花子”都不为过,   但杏对此无法接受,于是双方就一直没有达成统一意见,东出昌大就一直拖着钱不给。       正常,这换谁谁能接受?况且杏也不是图东出那么点儿抚养费,我想她要的只是东出昌大拿出一个身为人父的态度,但这个人身上并没有。   10月20日,《女7》又再次爆料,东出昌大在没有跟杏达成统一意见的情况下,擅自把孩子的抚养费汇款过去了,跟他之前说的一样,每个孩子559块钱......这是在干什么?意思是转过去这么点钱你就觉得两清了?就是合格的爸爸了?就要让杏忍气吞声?   即使有如此极品的前夫,杏也还是维持着一份体面,哪怕他再怎么不做个人,他还是孩子的爸爸,所以一直以来,杏都让东出昌大每个月见一次孩子。   最近杏也在公开场合说起,儿时的梦想就是去欧洲生活,自己也开始学法语了,未来希望能够移民法国。而她身边一个朋友也透露说,明年夏天杏有一部要主演的电视剧,拍完这部剧以后她可能就会带着孩子移居法国了。   相比起杏这样的大女主姿态,同样面对极品丈夫背叛的佐佐木希就没有那么好命,能够获得所有人的同情和支持了。   去年渡部建被曝出出轨的消息以后,大家都在期待着佐佐木希也能拿出一个大女人的态度,甩掉这个小男人,独自美丽,   但是她没有,不仅拒绝离婚,还不离不弃地支持着渡部建,想要让他重回大众视线。   然而渡部建的复出计划遭到观众抵制,一次又一次泡汤。今年2月,渡部建还被曝出在鱼市场打工,   之后由于太多人闻讯前往,渡部建辞掉了工作,于是就变成了佐佐木希一个人赚钱养家。   从今年的工作量来看,佐佐木希为了养家,是真的太劳模了...   今年她参演了《白色浊流》   《ByPlayers》   《莉香自称28岁的纯爱狂魔》等等的电视剧、电影作品,   9月开始又整整演了一个月的舞台剧,一共37场,这个工作量是真的太大了。   在舞台剧迎来千秋乐之后,又在外工作了3天,佐佐木希才终于能够回到家里跟孩子团聚,她当天也更新了SNS,说自己已经很久没回家,有两周没在家里吃饭了。   结果第二天一早,《FLASH》又拍到她早上8点就出门工作的照片↓   这个行程是真的太辛苦了...   今年6月,佐佐木希参加综艺的时候被问到“现在最重要的是什么?”,她就毫不犹豫地回答,“工作、钱”,   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回答,也是佐佐木希现在面临的最现实的窘境,   首先是渡部建没有工作,经济压力都到了自己的身上,   儿子最近转了一个幼儿园,这家幼儿园是那种可以一路直升高中的名校,想要读完一整套,也要花费超过3000万日元的学费,   不知道杏的孩子们在哪里上学,要是在这里的话,按照一个月一万日元,东出昌大变成化石了都付不清学费。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现在都是渡部建接送儿子上下学,他还挺积极的,不过虽说没有了工作,但是他也不像全职主夫一样主动承担家务,除了接送孩子以外,其他时间经常能看到他在家附近逛来逛去的。   对这种人,中国有一个成语,非常形象,叫游手好闲。   而佐佐木希呢,努力工作、连轴转,身边的工作人员都看不下去了。她现在常规出演的综艺《所JAPAN》也有工作人员出面接受采访,说看到佐佐木希在节目录制间隙非常憔悴,让人很担心身体情况。   工作人员也透露,其实在舞台剧东京场千秋乐的那天,节目也有录制安排,但时间撞车,佐佐木希实在是赶不上录制所以缺席了一期节目,即使如此,演出结束以后她还是安排了别的工作,换了衣服马上就去赶新干线。   而渡部建,除了接送孩子就是游手好闲......至少做做家务,能省一笔保姆费也多少算为家庭的贡献吧!怎么会有这么心安理得吃软饭的男人啊...   不过还是像之前所说,离不离婚都是个人的决定,外人没有办法去要求她们去做出选择。杏当机立断,马上离婚,靠自己一个人带三个孩子,值得称赞;佐佐木希原谅丈夫,一个人出来工作养家,同样也是需要巨大的勇气,要付出很多的。       只是看到佐佐木希现在一个人背负那么多压力,而犯错的人却恬不知耻地花着她挣来的钱,真心想问佐佐木希一句,“何苦呢?”     
娱乐Hua编
2021-10-25